环境

主页 | 评论 同大国关系生变,中共权力斗争削弱外交能力 2003-10-08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今年九月的联合国大会,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本来准备出席,这是又一场低成本的外交活动,如同五月底、六月初出席俄国圣彼得堡建城三百周年和在法国召开的七大工业国高峰会议那样,可以在很短时间内会见不少外国元首

由於胡锦涛在当接班人时江泽民刻意不让他出国抢风头,因此那次出访表现比较拘谨,不如预期

当时江泽民曾以SARS在中国蔓延为理由反对他出访没有成功

但是这次出席联合国大会,又有中国的消息人士放出消息说江泽民再次阻拦,并且取得成功

这类“国家机密”不断传出,也可见江、胡关系是多麽紧张,中国的外交能力当然也会在内耗中削弱

实际上中国的外交活动最近相当不顺利,特别是江泽民创下的所谓“大国外交”

以同美国的关系来说,虽然中美双方都表示满意,美国甚至声称是最好时期,但是北朝鲜问题旷日持久得不到解决,也会使美国逐渐失去耐心,从而怀疑北京的诚意

而最近人民币升值问题,中国淡化为“选举语言”,但是并不简单如此,美国一而再的努力,例如派官员访问中国施压,以及在国际场合联合其他国家施压,国会也在没有甚麽反对的情况下向中国施压,在汇率方面不能得手而在贸易关系上入手,包括要取消正常贸易关系,给中国商品加税

显然这都不是简单的语言问题

这些“交战”使中美关系,至少是经济关系显得紧张起来

看看今年12月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美国,是否同当年的朱?F基访问美国一样,给美国“消气”

但是当年朱?F基差点儿成了“汉奸”,温家宝如果有此意,恐怕也不便出口,避免在险恶的政治斗争中没顶

由江泽民苦心经营的中俄关系近来也出现重大障碍,主要也表现在经济问题上,那就是石油问题

中国石油短缺,目前大概有百分之三十需要进口

由於最大来源地的中东政局不稳,而俄国的石油近来产量和出口急剧增长,中国也在动这方面的脑筋

这十年来在江泽民主导下中俄关系密切发展,主要是江泽民为了维持特权统治而要利用俄罗斯抗衡美国的压力,并且为换取先进武器而充当“千古罪人”,承认当年的不平等条约确认对北方国土的出卖

近来更要从俄国铺设输油管以大量输入俄国石油来解决石油储备的紧张

这本来是江泽民卖国企图换来的“好处”之一

但是去年12月初俄国总统普京访问北京,不肯就此签署协定;今年9月下旬,俄国总理卡斯雅诺夫访问北京时,虽然声称不会违诺,但是实际上又延期签署

这主要是日本以更优厚的条件也要铺设通往太平洋港口的输油管,使俄国内部的不同政治势力出现新的角力

其实,就在去年12月,俄国因为推行私有化政策,要出售国营石油公司,并且在海外大做广告,企图吸引外资来抬高投标价格,中国石油公司以为机会来了也企图参与投标,结果在俄国掀起一股“中国威胁论”浪潮,迫使中国石油公司取消投标

可见中俄关系并不像北京所宣传的那样好,底下也暗潮汹涌

同日本的关系更受党内高层权力斗争的影响

江泽民、曾庆红努力要用“新思维”来化解中国对日本的民族仇恨,但是近来正好发生日本遗留下来的毒气弹遗害中国民众的事件,进一步加深了这个仇恨

不巧还发生了九一八前後日本人在珠海的集体嫖妓事件又恶化中日关系

本来中外嫖客在中国嫖妓司空见惯,因为中国拥有至少六百万娼妓的全球最大的娼妓大国;但是是不是有意选择九一八来“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则是疑问

但是事情就是发生了,又激发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在这个压力之下,加上有助消除江泽民、曾庆红在外交工作方面的影响,所以把事件提高到外交层次,要日本政府“教育”他们的嫖客,其实中国难道不需要教育自己的娼妓,特别是导致“繁荣娼盛”的中共政权和江泽民自己呢

由於日本很害怕中国,所以日本不会公开抗拒中国,而是乖乖的调查事件

但是内心怎麽想没有人知道

这点也同日本希望人民币升值,但是不愿公开向中国施压以免得罪中国一样

面对这些外交问题,北京把注意力转向发展中国家

今年五月下旬总理温家宝出席东协的曼谷会议,缓解他们对中国传染SARS的不满;最近温家宝再度出席东协的巴厘会议,拿出自由贸易区的诱饵来拉拢他们,也化解他们对人民币不肯升值的不满

由於江胡关系紧张,看来温家宝需要负担更多的外交责任来突破中国目前的外交困境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林保华)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