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

主页 | 专栏 | 调查报道 "金三角"高息拦储,数千储户本息尽失 2003-10-09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大家好!我是白帆

在这集调查报道专题节目中,我们针对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储蓄户因为存款无法兑现而到中南海上访的个案展开调查

请听报道录音 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部分储蓄户代表最近给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节目主持人写信

他们在信中说,早在一九八五年初,他们将自己的存款存储在齐齐哈尔市委主办的实用技术推广中心,一九九八年该中心资不抵债,停业整顿

知道消息的储户到该中心提取自己的存款,但被拒绝

这些储蓄户在自己的终生积蓄无法拿出的情况下,到省里、市里以及中央上访,一直没有结果

这些储户因而心情绝望,去年曾经到中南海上访

储户孙德全介绍他们到中南海上访的情况说: (录音) 然而,后来的事实证明,他们要达到的目的实际上并没有达到,他们索要的存款并没有得到偿还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齐齐哈尔市委主办这一实技术推广中心

又是什么原因当地的储户信任该中心、将自己的存款存入这家中心呢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储户介绍事情的来龙去脉说: (录音) 就这样,有关领导不但没有采纳停办该中心的建议,反而将该中心扩大,将中心管理权移交给昂昂溪区政府,然后面向社会吸纳普通老百姓的存款,导致大批储户卷入

那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储户介绍说: (录音) 另外一名储户张其瑞介绍说,他们是看到很多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在该中心储蓄,于是也将自己的积蓄存入实用技术推广中心: (录音) 据了解,该中心确实是由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主办的,当时市委办公厅提出兴办新技术新产品推广中心,后来改为实用技术推广中心

市委还委派了所属生活处处长宇永义作为该中心负责人

中心成立后到九八年的十二月中旬,一直按照银行的吸储运作规则,以高于银行同期储蓄利率为诱饵,常年面向社会吸纳公众的存款

因为是市委主办,市委的干部以及家属都参与储蓄,因而威信很高,存款额逐年上升

十四年间累计吸纳储金两亿元人民币

该中心用吸储的资金先后兴办了八个养鱼场、一个养猪场、一个饲料厂、一个宾馆还有度假村等十二个企业,因为中心的渔场有金三角之称,所以中心所办的项目又被称作"金三角"

九八年十二月,由于资不抵债,"金三角"才停止吸储

根据九九年的审计资料,该中心因为决策失误,累计亏损六千八百万,其中欠储户六千七百多万,已经资不抵债

储户因为拿不到钱,连续到省、市已经中央上访

在九八年到现在的四年内,先后到市里上访四十多次,到省里上访十几次,到北京上访近十次,但至今问题没有得到圆满的解决

那么,既然齐齐哈尔市委兴办了这些企业,并且这些领导人自己也有存款在中心里面,为什么问题迟迟得不到解决呢

记者询问该市政府,一位官司回答说: (录音) 记者打电话给市委宣传部,一位政府官员回答说,他并不知道详情: (录音) 他还对记者表示,实用技术推广中心并不是由市委主办的: (录音) 储户翟立有则表示,事实上,该中心确实是由市委主办,后来虽然中心转手,但储户认为中心有市委的支持,所以继续将存款存入

他还表示,虽然市委领导在中心有存款,但因为他们提前得到消息,因此并没有太大的损失: (录音) 工人出身的储户翟立有认为,从中心的成立到吸纳存款,以及后来的停业,完全是政府行为

他认为,齐齐哈尔市委对储户的存款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录音) 他介绍说,市委的领导早就应该将中心关闭,但在发现问题后让中心继续运作,导致储户的损失越来越大: (录音) 由于这些储户不满自己的积蓄白白流失,反复上访要求各级机关解决问题,但一直没有结果;有些储户试图诉诸法律,但也无济于事

翟立有介绍说,法院仅将中心负责人宇永义作为替罪羊判刑罚款,但并没有深究有关领导的责任,也没有将储户的存款完全追缴回来: (录音) 据了解,这些储户在该中心的存款由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有些储户是将终生积蓄存入

由于目前当局仅还了百分之三十五的存款,很多储户因此生活陷入困境,更有的下岗职工因此贫病交加,悲愤死去

储户孙德全介绍说: (录音) 以上就有关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的部分储蓄户因为存款无法取出向政府索要的个案调查

(如果您亲身经历或者了解类似的个案,欢迎给本台记者白帆写信

来信请寄香港邮政信箱28840号白帆收,或者发电子邮件,地址是:[email protected]来信中请一定注明您的电话号码,以便联系

)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