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评论 | 胡平特约评论 从周瑞金捐款1200万谈起(胡平) 2014-01-0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

(网络图片) 1月1日,国内的腾讯网站转载了一篇《南岛晚报》记者徐一豪的报道:“他捐1200万给30户村民建别墅”

报道说:“2013年12月28日,海南省琼中最落后最贫困的偏远山村--大丛村实现整体搬迁,全村30户村民集体告别棚屋,住进崭新的现代化别墅

” 报道说,大丛村很穷,2012年大丛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950元

“得知大丛村的现状后,我国著名学者、改革理论家、《人民日报》原副总编辑周瑞金先生非常震撼,决定把退休后在海南工作13年的报酬1200余万元拿出来支援大丛村建设,帮助村民改善生活环境,脱贫致富

经过将近2年多的施工建设,大丛新村新建落成,并于12月28日正式完成搬迁”

这则消息引发读者热议,不到12小时,跟贴评论已经多达2700余条

不少读者惊叹并强烈质疑:13年,1200万,平均一年将近100万,只不过是《人民日报》的副总编,还是退休后的工作收入,大丛村村民年人均纯收入只有950元,而一位退休副总编年纯收入将近100万,两者相差1000倍,太悬殊了,是怎么赚的啊

是贩卖毒品吗

说得清钱的来路吗

难怪不敢公布官员收入财产了

也有不少读者对周瑞金大加称赞

有人说,在当今中国官场,以周瑞金的地位,他的收入真不算多

还有人说,不管他的钱来路正不正,他肯捐出来给穷人就是善举,就比那些包二奶包三奶买豪宅的贪官好得多

也有读者担心这篇报道是帮倒忙,“这货捞不少,吐些买命,报道的是想拍马屁,现在好了这货死定了

” 提起这位周瑞金,可谓大名鼎鼎

1991年,周瑞金以“皇甫平”的笔名,在上海的《解放日报》上连续发表文章鼓吹“改革开放要有新思路”,名噪一时

据说周瑞金很受高层信任,朱镕基曾说他“文才可用,心术尤正”

就在去年7月,周瑞金还应邀在广东省委宣传部主办的岭南大讲堂发表讲演,指出:这些年的改革由于政治体制存在的问题,导致权力精英和资本精英勾结,形成特殊利益集团,使阶层出现世袭,造成官二代富二代和贫二代农二代的利益固化

有人问,是不是现在习近平反腐败既打苍蝇又打老虎,把周瑞金给吓怕了,赶快打着做慈善的旗号把赃款交出来

应该不是

根据报道,周瑞金捐助的大丛新村的施工建设是两年多前开始的,那时候习近平还没上台,连王立军也还没进美领馆呢

但无论如何,1200万这个数字还是太扎眼了

薄熙来以受贿罪被判无期,受贿金额总共不过2000万;文强受贿金额才1200万就以受贿罪给处死了

周瑞金捐款给贫困村民建房本来是一大善举,可是引来的质疑却远远多过赞扬

一位网友替周瑞金辩护,说“敢拿出来就不怕质疑”

这话说得很对,但网友们的质疑与其说是针对周瑞金个人,不如说是针对体制

长期研究灰色收入的经济学家王小鲁告诉我们,在中国,灰色收入集中在高收入居民;越是高收入的人,工资性收入比重越低,经营性收入、财产性收入等其他收入比重越高

另外,现行的社保体系也是有利于高收入的居民,低收入的居民反而受益更少

例如医疗保健,越是低收入的人,看病越是要自己掏腰包,而且只能得到低水平的医疗;越是高收入的人,特别是官员,看病越是不需要自己掏腰包,而且还能得到高水平的医疗

正因为周瑞金捐出的这1200万很可能都不是贪污受贿所得,而是体制赋予的或者是用体制许可的方式得来的,因此,周瑞金个人越清白,那就表明体制越腐败

周瑞金捐款善举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想想看,一个清廉的退休官员就可以捐出1200万,那些没退休的呢

那些不清廉的呢

中国的贫富悬殊触目惊心,要解决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只要让那些贪官把不义之财都退出来还给老百姓就行了

我们当然不能指望靠习近平王岐山选择性的反腐败能做到这一点,唯有来自民间的压力,唯有民众的参与和监督才能做到这一点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