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主页 | 专栏 | 心灵之旅 | 中国民间维权纪事 陈克贵病情加重,狱方拒收保外就医申请——专访陈克贵的母亲任宗举 2014-01-06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陈光福呼吁当局释放陈克贵

(新浪微博) 被以“故意伤害罪”判刑三年三个月的现在中国山东临沂监狱服刑的陈克贵日前会见家人,传出病情加重消息

陈克贵的母亲任宗举1月2日向狱方递交保外就医申请书被拒收

陈克贵是现在在美国的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

2012年4月26日,地方当局发现长期被他们非法监禁在家的陈光诚从家中逃走

地方官员带人深夜侵入陈光诚的大哥陈光福家,殴打他的家人,陈光福的儿子陈克贵手持菜刀自卫,双方受伤

4月30日家人收到对陈克贵的《拘留通知书》,5月9日收到《逮捕通知书》,涉嫌罪名是“故意杀人罪”,后来变更为“故意伤害罪”起诉审判

北京时间1月3日晚上,陈克贵的母亲任宗举接受我的采访,谈最近一次探视陈克贵的情况

任宗举:“2013年12月30日看的

” 主持人:“上午还是下午

看了多长时间

” 任宗举:“上午

30分钟时间

” 主持人:“您看他情况怎样

” 任宗举:“他的手一直捂着肚子,我看他脸上一直淌汗,我问他怎么的,他说胃疼

我说‘你没找那当官的,你胃疼得治,得让他领着你去看’

他说,(监狱)里边医生给他看的,说他没病

他说‘我这个阑尾炎还疼,胃疼的点我用手都能摸到’

我说‘你还得找管事的、找当官的反映,叫他一定给咱治

你不能延后,延后病更严重’

他就答应了,说‘我的头还是疼,是张建带着人去打我的时候,他打倒我爬起来,打倒我又爬起来,最后我都爬不起来了

身上的伤慢慢愈好

他打我头上的一棍子到现在也疼也晕’

他说张健打够了带人走了,他(克贵)又往外走,在我们庄前面,就是我们家南边,有地,他到那地就晕倒,晕了多长时间都不知道

他就问我‘妈,他打咱那是什么时间

我说‘打完咱的时候是一点钟了’

他还是讲我们挨打时候

说‘妈,我们挨打的时候,确实把我打急了,我再不还手能把我打死了’

说‘他们打我的时候我两手空空的,什么都没带,最后都爬不起来……’我说‘我知道,我还拉你呢,你起不来

我也挨了棍子,我吆喝救命的时候,人家都听见了,都有往这边来的

” 主持人:“他说两手空空,那是他拿菜刀之前还是之后的事情

” 任宗举:“他是拿菜刀之前

人家使棍子打他,他空着手,手里什么都没有

他说‘再不作为,就被人打死了,才拿的刀

’ 我说‘你要想开,别再想这些事了,村里人都知道他们拿着棍子进的咱们家,打咱们,不是你的错’

我一直开导他

他说,关在沂南的时候,人家天天逼着他,天天给他洗脑,叫他说什么他说什么,不让他说的,就不让他说

我说‘我知道,知道,不怨你’

他说‘人家人那么多,就我一个,我也没办法跟人家抗,抗也抗不过人家’

我说‘我知道你太冤了

’”他还是申他的冤

主持人:“他就是再次回想当时是怎样的事情,来讲他自己的理由,是不是这个意思

” 任宗举:“哎,是

他跟我说,他这个头疼是头上挨这一棍子

(回忆)说‘张健都走了,我自己出去的时在我家前边晕倒,就是在这一棍子

不知多长时间才醒过来,又朝南走……’说他现在这三个点(阑尾、胃、头)疼

我还是叫他找医生‘一定得跟当官的说,叫找医生给你看’,他答应着了

我1月2日上监狱去递(保外就医)申请,他不收

说得病人犯人从监区往上边反映,我们交他不收

他又打了监区的电话

我说‘你不收,俺找谁呀

俺又不认得人

’他嫌我探望时不跟监区的人说

我说‘去见的时候,一个监区的人我也没见到

原先跟光福去的时候,能看见两、三个人

我找谁

也不知他的电话、名字,怎么找

’ 他给了我监区电话,监区的人说克贵没有病

又说‘克贵在这儿呢,你跟他说’

我说‘克贵你不是那天说肚子疼、胃疼,我看你一直捂着肚子都淌汗了’

他说‘现在我还捂着肚子呢,胃还疼呢

’我说‘还没给你看

’他说‘没看’

我说‘要紧的是你要叫他给你看病

你上有老下有小,我还指望你出来挣饭给我吃呢,你身体这样不行,你一定要要求给你看病

’他说要出去上大点的大医院胃镜查,在这里边

是查不着的,也不给药

” 主持人:“要到外面医院查,是克贵说的还是监狱说的

” 任宗举:“克贵说的,是克贵希望的

” 主持人:“您递的申请是保外就医还是什么申请

” 任宗举:“就是保外就医,他们不收

” 主持人:“您现在是什么心情

” 任宗举:“我很着急,就想赶快叫我领出来,俺上医院给查查到底是什么病,给治好

他们到现在就说没病,不给治

” 主持人:“从他得了阑尾炎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

” 任宗举:“得阑尾炎是四月天,九个月了

我就想他那领导要尽快的给我孩子去治病

我那孩子原先是一个很健康的孩子,现在那么多病在身上,我就想给我孩子治好

” 主持人:“您自己当时被打

到现在,当年被打的情况现在还有没有什么后遗症

” 任宗举:“我的胳膊还是疼

肩这边打得最重的一棍子,血一直在里边没出来,时间长了就疼得受不了,那才在孟良崮医院治的,花了四千来块钱

治好了吧,它有时阴天或什么时还是疼

打得轻一点的地方慢慢就好了,就是这一棍子打得很重,血在里边就硬化了,没散开就挺疼,我自己一身病,胆结石、胆囊炎、胃也不好,还有胰腺炎

我自己本来身体不好,我就知道那很难受的味儿,我就想,我那孩子一定要好起来

” 以上“心灵之旅”访谈节目由张敏在美国首都华盛顿采访编辑主持制作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